|

誠實以對吧,那樣活的相對簡單。

"Excellence is not a skill, it is an attitude."

愿 你 被 这 世 界 温 柔 对 待

设计点滴

每次发现好的东西之后都会放慢阅读的速度,这是一种病吧 :D

伟大公司,设计驱动

全文请参见 2015年1-2 月刊《INTUIT公司 CEO:设计为核,驱动商业》


1983年,当斯科特•库克(Scott Cook)与合伙人创建 Intuit的时候,市面上已有不少公司提供个人财务跟踪软件,至少有 46种类似产品先于库克开发的 Quicken面世。我们有时开玩笑说, Intuit没有“先发优势”,它拥有的是“ 47发优势”。

Quicken原始版本具备的功能不多,但它有一点与众不同:设计精良。它看起来像支票登记簿或个人支票,而不是一张冰冷的电子表单。这种设计让产品使用起来非常直观,因此 Quicken迅速成为个人财务软件的领军者,并保持这一地位长达 30余年。

过去这些年,我们曾偏离过对优质设计的追求。比如, 2008年初我出任CEO 的时候,设计就并非公司的核心。我们发现,用户推荐 Intuit产品的头号理由是“简单易用”,但“简单易用”与“设计美感”是有差别的,当时我们过于重视添加功能,这些功能或许使用起来很简便,但并不一定让你愉悦。

我们需要探索用户情感——也就是他们对我们产品的想法,以及使用过程中是否愉悦。因此,我们开始探讨“设计为愉悦而生”( design for delight,简称D4D )的概念。

说到最具创意的公司,大多数员工都会想到苹果、 Facebook和谷歌,我希望通过提升设计美感让 Intuit也能进入这个名单。上任之初我就立下长期目标: Intuit将在2020 年跻身全球最具“设计驱动力”的公司。

我们朝着这一目标取得不少进展。现在, Intuit的设计师团队扩大了近6倍。我们召开季度设计大会,定期邀请那些有过精美作品的设计师与员工分享心得——他们的作品包括 Nest恒温器以及Kayak 旅游网站。 无论你是会计还是律师,我们调动每位员工的头脑,思考如何将设计融入工作。我们开发一些有创意、设计精良的功能,帮助用户与公司建立情感联接,成功扩大了市场份额。

愉悦驱动伟大公司,设计驱动我极其重视设计,但并非科班出身。我在西弗吉尼亚州的一个小城市长大,毕业于马歇尔大学( Marshall University)工商管理系。毕业后我在百事和七喜工作了 7年,之后在密歇根阿奎奈学院( Aquinas College)的夜校获得管理硕士学位。然后,我进入 Advo广告公司,后来又就职于薪酬外包公司 ADP,负责创建该公司的首个网络部门。

我于 2003年加入Intuit ,随后3年中负责运营它最主要的 3部分业务:会计部门(与会计领域专业人士建立联系),消费税部门(其旗舰产品是 TurboTax),以及负责销售QuickBooks和其他薪酬产品的小型企业部门。

在成为 CEO之前,我竭力帮助团队理解什么才能让产品拥有完美体验。“简单易用”很重要,但它并非全部。我们逐步开始讨论在购物、支付以及客户服务方面,端到端用户体验的重要性。我让员工谈论他们在生活中遇到的产品与服务,为什么他会喜爱某个产品?是什么造就了令人愉悦的体验?

我们提出了 D4D理念,详细阐述了Intuit如何通过洞察用户、激发创意以及实验,将设计思维付诸实践。 D4D对公司至关重要,它为整个公司提供构建伟大产品的框架。

当时, Intuit面临的挑战是如何使“设计思维”融入公司。 2007年,公司召开管理层大会,我们利用一天时间动员大家展开对设计的思考。 我们要求参会者带一件令他愉悦的产品,然后轮流向其他人介绍该产品。

有人带来的是创意背包,有人提到孩子用的吸管杯。我带来的是一个用二氧化碳气缸提供动力的红酒开瓶器,当你把针戳进软木塞后,这个设备就会将压缩气体注入酒瓶,把软木塞顶出来。虽然这一活动增进了员工对设计的意识,但并没有像我们预期那样转化为行动。

因此, 我们不断寻找建立设计思维的新方法,甚至尝试过改变办公室布局。我们减少了格子间数量,增加合作空间及临时工作空间,我们还开始密切关注竞争对手如何用设计取悦用户。 许多最好的创意都出自那些诞生于车库和大学宿舍的初创企业,例如与我们密切相关的在线理财公司 Mint和薪酬管理公司ZenPayroll。

Quicken从设计伊始,就要求用户输入很多数据。只有当用户耐心输入完成后,用户才能看到详尽、美观的个人预算以及饼状图,这一过程非常繁琐,但 Mint早在2009 就找到一个聪明的解决方法:当用户输入银行密码后,该产品将自动下载全部消费信息,减少了手动输入的麻烦,因此短短几分钟内就能生成个人财务状况的饼状图。

我们十分欣赏 Mint的设计,最终收购了这家公司。

此外, ZenPayroll启发了我们换角度思考。许多人认为薪酬发放职能不过是讨厌的管理流程,但 ZenPayroll意识到,发薪日是一个向员工表达感激、增强参与度的好时机。 ZenPayroll系统会给员工发送工资通知时,附上一句“哦耶,又到发工资的日子啦!你太棒了!这是你的工资支票!”这种口语化的表达方式,为传统的薪酬日添加了一种幽默感。目前, ZenPayroll是QuickBooks 网络平台非常活跃的合作伙伴。

渐渐地,设计思维开始在组织内生根发芽。我们的领导团队 2012年又做了一次像2007年的那次物件展示,我们探讨了具有设计感产品的共性:它们是否实现了既定功能?它们的功能是否比预期的更简易?使用时你有何感想? 后来,无论在公司里扮演哪种角色,所有人都能轻易辨别出赏心悦目的设计,我们意识到应该把同样的体验带给用户。

美国人每年都会花费 60亿个小时来用软件报税,如果我们能为纳税人节省这个时间,那真是造福大众的事。我们的 TurboTax税务软件就是这样的产品,它在市场中占据领先地位。许多纳税人最后都能收到一笔退税——对于 70%的纳税人来说,这张退税支票是他们全年收到的最大一张支票。在这种背景下,我们开始将注意力从单纯的产品功能转移到用户情感回报——如何缩短枯燥的报税过程,使用户更快获得这笔“意外之财”?

好设计靠团队伟大公司,设计驱动我们并没有把这些讨论局限于产品开发团队,而是鼓励公司所有人都进行设计方面的思考。 我们会问财务部门,软件的提交支付订单功能是否方便?这个过程是否能继续简化?我们与人事部门探讨,应聘者从首次看到网站的招聘信息到被录用,如何加强职位申请与面试流程的整体设计?

目前 Intuit拥有8000 名员工,我们希望所有人都能思考如何提升产品与服务的设计感,也许这些功能仅仅只是为了用作内部支持。

当然, 如果不能用行动把设计融入产品,所有的谈论和思考都无济于事。 2010年初,我们向用户推出一系列的功能升级。比如,我们增加了 TurboTax的功能,允许用户对比不同年份的数据,并可直接导入曾经输入的信息,减少了程序指令。

由于用户逐步改用智能手机,我们开发了一款名为 SnapTax的应用app 。报税工作需要用户录入大量信息,没人愿意在手机上做这件事。因此,我们的团队想出了给报税表格 W-2拍照的主意,避免用户手动输入的麻烦。这一应用能自动识别信息,并且直接把信息输入到 TurboTax中。

SnapTax是第一款能让人们在智能手机上完成并提交联邦与州退税的工具,用户的反馈令我们格外惊喜。这款应用上线 2周时间就取代了“愤怒的小鸟”,在苹果应用商店中位居榜首。用户评价出奇地好,有人写道:“我希望跟这个 app有个孩子”,还有人称他终于能在浴缸里完成退税了。许多人给出了 5星评分,D4D 愿景大获全胜。

Intuit还做了许多细微变动,我们开始在用户界面上使用表情符号,简化软件的客服及帮助功能,使它们更加直观,这样做的结果是我们客服接到用户的求助电话减少了 24%。

我们用上万小时观察用户如何操作产品。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在用户喜欢的元素旁边标注笑脸,在用户碰钉子的功能旁边标注哭脸——这也是我们用设计简化反馈的一种尝试。 我们不断向工程师、产品经理以及设计师强调,功能性并非一切,我们必须将情感注入产品。

2006年,我们的领导层中有6位设计师,今天这个数字是 35位。当时我们迫切需要更多的设计人才来做出改变,现在公司已经拥有了自己的设计力量。这些设计师直接向产品部门的总经理汇报,他们和工程师及产品研发人员的地位相当。

好设计能够获得商业回报。 2014年,TurboTax 的收入增加了 7%,而且该产品从竞争对手手中抢来了 2%的市场份额。2000年初,我们利用设计优势抵御了“免费增值模式”热潮。当时,许多竞争对手向用户提供免费、简化功能的版本,希望能说服用户付费升级从而体验更多功能。我们抵挡住这一诱惑,并没有推出一个平淡无奇的免费版本。如果说我们要推出一款免费产品,那么它一定是市面上设计最精良的免费产品。

我们的座右铭变成了“愉悦,永不打折”,这一战略卓有成效:在自助税务软件分类中(包括免费产品), Intuit拥有超过60 %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二的竞争对手只有 18%的市场份额。

我想许多公司今天都身陷我们当年所处的困境,产品研发太过渐进,只专注于功能性和便捷性。 我们需要觉醒,获得更开阔的视野,我们要让所有员工理解,设计一款伟大的产品和超高的用户体验得依靠团队努力,它不仅是设计师与产品经理的事情,团队的其他所有成员甚至是 CEO都要贡献力量。时至今日,我们终于成为一家真正以用户为核心、以设计为驱动的技术公司,我相信到 2020年Intuit 会更进一步。



晚间在找我的Dream Car之一“C63 AMG Coupe”的时候到奔驰官网瞄了两眼,无意间看到奔驰的“未来研究团队”以2050年为蓝本做的交通设施概念设计,挺有意思(这个团队应该类似大公司研究院之类的存在吧,微软,Google,FB包括BAT都有)

英文不太灵光,看了个大概,大抵是说未来交通应该是以现代互联网为基础建立起来的物联网交通。无人驾驶几乎铁定是标配,第一张图以上海为蓝本做了一个物流枢纽的概念设计,在图中看到还有小的飞行器,我猜也是以现在的无人机为基础而构想的吧,Amazon,淘宝甚至京东近年似乎都在进行飞行器物流的建设。

说实话还是蛮期待未来的交通改造的,首先是公共交通的无限便利,钢铁侠 Elon Musk 构想的超级高铁 Hyperloop 以1200公里的超高时速运送乘客,也就是说成都到上海的时间也仅需2个小时而已;另外最期待的是无人驾驶技术的普及,在学驾照的时候深深的觉得无人驾驶才是符合人性的设计,汽车说到底也只是一个工具,不应该承担如此多的风险(记得之前看过一个数据车祸由人为造成的几率相当高)和高门槛的入门技巧。也就是说以后我们上车之前在手机或者其他设备上输入目的地后,走到楼下,你的车已经停好在制定的地方接你了,上了车该玩游戏玩游戏,该聊天聊天,其他的事情交给汽车就好了,是的,妈妈再也不会担心我的脚酸了。

2050年,恩,我大概60好几了吧 -_-

戳我是原文

安利一个韩国的插画师 Lee Hong Min,第一眼就被颜色和细节震撼到了,风格略微有一些James Jean的影子,但总体来说还是很有个人风格的,喜欢(貌似我对这种复杂细节的风格挺上瘾的 -,- )

顺便如果扔一个在线购买的link:

Shop

instagram:@ freezm1


终究是时间,终究会肃穆的矗立在终点。

最近还是挺忙碌的,拍照的时间极少,某晚心血来潮按了几张(用 VSCO 简单处理了一下)

Double Espresso 太管用了,一个下午精神到爆。

10月在东京 

杨绛先生

几个月后又在EverNote的笔记本上看到杨绛先生的这篇文章,这种好文字大抵是读上许多遍都不会腻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叫杨绛为“先生”,或许是之前在某个文字片段上看过,也或许就是最本真的直觉使然吧。

下面便是这篇文章,贴过来,让自己经常看看。

----------------------------------------------------------------------------

一百岁感言

作者:杨绛


我今年一百岁,已经走到了人生的边缘,我无法确知自己还能走多远,寿命是不由自主的,但我很清楚我快“回家”了。

我得洗净这一百年沾染的污秽回家。 我没有“登泰山而小天下”之感,只在自己的小天地里过平静的生活。细想至此,我心静如水,我该平和地迎接每一天,准备回家。

在这物欲横流的人世间,人生一世实在是够苦。你存心做一个与世无争的老实人吧,人家就利用你欺侮你。你稍有才德品貌,人家就嫉妒你排挤你。 你大度退让,人家就侵犯你损害你。你要不与人争,就得与世无求,同时还要维持实力准备斗争。你要和别人和平共处,就先得和他们周旋,还得准备随时吃亏。

少年贪玩,青年迷恋爱情,壮年汲汲于成名成家,暮年自安于自欺欺人。

人寿几何,顽铁能炼成的精金,能有多少?但不同程度的锻炼,必有不同程度的成绩;不同程度的纵欲放肆,必积下不同程度的顽劣。


上苍不会让所有幸福集中到某个人身上,得到爱情未必拥有金钱;拥有金钱未必得到快乐;得到快乐未必拥有健康;拥有健康未必一切都会如愿以偿。

保持知足常乐的心态才是淬炼心智,净化心灵的最佳途径。一切快乐的享受都属于精神,这种快乐把忍受变为享受,是精神对于物质的胜利,这便是人生哲学。

一个人经过不同程度的锻炼,就获得不同程度的修养、不同程度的效益。好比香料,捣得愈碎,磨得愈细,香得愈浓烈。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我们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认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

最爱这些模糊的景深。

© | | Powered by LOFTER